新闻动态

您的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盘点丨日本十大行业市值龙头企业,汽车行业稳居第一

本文盘点日本十大行业市值龙头企业,寻找日本上市企业中与未来中国企业、中国市场发展有关的代表性行业市值龙头,不难发现它们均完成一些收购兼并(Merge&Acquisition)活动。

1-电气机器:传感器的尖兵——KEYENCE

在东证一部上市的KEYENCE,成立于1974年5月27日,于1989年在东证一部挂牌成功,至今已经上市30年。截至2019年4月30日,市值达到8.4兆日圆(以汇率110计算,相当于764亿美元),属于“电气机器”类股的市值龙头。

主要是FA(FactoryAutomation,工厂自动化)各种传感器的主要制造商,产品类别包括FA传感器,测量仪器,图像处理设备,控制和测量设备,以及用于研究和开发的分析设备。它与制造业中超过25万家公司建立了业务关系,包括汽车,半导体,电子和电气设备,通信,机械,化学品,化学品和食品。在45个国家的200个地点开展业务。采用内部开发生产外包的无生产线经营(fabless),可以安装在机器人上的图像识别/理解,以及物体识别技术(robotvision,就是机器人视觉)等。

KEYENCE公司是依赖于自身的产品与技术、满足客户多种需求的直销通路获得业务的发展,在物联网主题还不是太热络时,KEYENCE也能维持稳定的获利率,持续在传感器领域钻研,一旦遇上一个契机,就能放大资产周转效益,提高资产周转率。尽管没有通过M&A活动增加竞争力,但是KEYENCE公司本身就是最好的竞争力,M&A活动自然不热络,或者KEYENCE是通过直接招募优秀的人才来达到获取关键技术与优质产品的好表现。

2-汽车:汽车界跳舞的大象——TOYOTA

在东证一部上市的TOYOTA,成立于1937年8月28日,截至2019年3月31日,市值约1924亿美元(以汇率110计算),属于“汽车”类股的市值龙头。

TOYOTA是日本排名第一,全球第三大汽车制造商的巨头公司。该公司的长处是除了它本身的力量以外还有与Denso,AisinSeiki和ToyotaIndustries等具有国际竞争力公司的巩固系列关系。

目前在中国和一些资源国家的销售额虽然下降,但综合销售量为897.7万辆,比上年增加1万3千辆(0.1%)。在日本境内销量下降,但亚洲和欧洲支持的海外销售量增加4万2千辆(0.6%)至675.1万辆。截至2019年3月的财年中,虽然销售额增加,但由于未实现的持分证券评估损失的影响,净利润下降。另外不能忽视的是金融业务的收益,该项业务总收入额21,535亿日元,营业利益为3,228亿日元,尽管占该公司总收入比率较小,约为7%,但对营业利益的贡献率不小,约为13%。

汽车行业确实正在面临如MaaS和CASE等重大转变。在丰田也社长本身认识到,这转变是在一百年内遇到才一次的那么重大创新,并且他已经宣布了把公司从“生产汽车的公司”改变至“提供与移动有关的所有的服务的公司(MobilityforAll)”。

如2016年在美国设立作为丰田研究人工智能的据点“丰田研究院(ToyotaResearchInstitute(TRI))”,或者投资于Uber等的先行投资,代表该公司已经开始正式展开为了未来转换至新业务模式的行动,同时TRI的投资子公司ToyotaAIVentures已经设立1亿美元的VentureFund(创投基金),而且又计划设立另外1亿美元的创投基金,此举导致TOYOTA加速与将来能够提供移动领域的创新的公司创建长期关系。

3-精密机器:精密机械的一道光——HOYA

在东证一部上市的HOYA,成立于1944年8月23日,截至2019年3月31日,市值约253亿美元(以汇率110计算),属于“精密机器”类股的市值龙头。

HOYA给人的第一印象可能是以生产水晶玻璃餐具和饰品为主的企业,其实是在1941年作为生产当时算尖端技术的光学玻璃的第一家专业制造商而创业的(2009年水晶业务结束)。跟随技术创新以及通过业务转让和收购实现的技术多种化,HOYA产品的供应范围扩展了从支持半导体和数字机器行业的电光学到眼镜、隐形眼镜和内窥镜等保健和医疗的众多领域。不过,可以认为一直坚持以“光”作为业务的核心的姿势是它稳定发展过来的基础。作为代表性的产品,除了上述之外,还可以提及用于白内障的眼内人工晶体,用于半导体制造的掩模坯料/光掩模(MaskBlanks,Photomask),制造液晶面板的光掩模等。

不考虑规模大小的观点而从业务的目标来看,可以说HOYA是个利基市场的领先公司。此外它还拥有企业风险投资的部门,以医疗领域为中心也致力于对初创企业的投资。在过去的发展模式和这些投资业务上可以看到对投资而吸收外面的技术和功能很积极的一种企业风格。

在2019年3月期结算,总收入,净利润都增加,而且净利润连续2财年达到过去最高。净利润的增长率达到23%的高水准,其中掩模坯料(MaskBlanks)的销售的贡献度高。因为掩模坯料的利润率高,因此这产品在利润率和销售量都发挥出了效果。

HOYA的这道光可以说是掌握了行业发展的基础,特别是从镜片的角度,可以用在多样化的行业及产品上,因此收购的对象也各有不同,包含垂直和水平整合都有,令人惊艳的是HOYA的净利润率非常好,财年2017及2018年维持在约18%,2019年超过20%。

和Keyence的不同在于,Keyence并不太通过收购扩张,因此Keyence的净利润率虽然比HOYA高(这个还是涉及到市场地位等其他因素),收入增长比率也高于HOYA,但是ROE却没有HOYA好(依据2019年公布数据,HOYA的ROE为21.08%,Keyence为15.23%。

4-机械:给世界制造更好的空气——DAIKIN

在东证一部上市的Daikin(股票代号6367.JP),成立于1934年2月14日,截至2019年3月31日,市值38,017亿日圆(以汇率110换算为约346亿美元),属于“空调制造”类股的市值龙头。说到Daikin,要从它是一家空调制造公司开始认识,它的竞争对手主要是家电商,不同的是Daikin专注于空调产品。

HOYA一直以“光”为经营核心,Daikin则是一直以“空气”为经营核心。经营方式虽各有不同,但核心不变的经营姿态就是最强大的力量。

Daikin早在成立公司之前就开始研究氟系制冷剂,并于1935年成为日本首家成功生产出氟碳气体的公司,也因此树立了该公司在氟系相关领域的化学优势地位。截至2019年3月的财年,Daikin在化学业务的营业利润率为16.2%,比空调的10.7%高出了约5.5%。因此与空调业务销售份额的90%比较,Daikin在化学业务方面的销售份额虽仅约8%,但对公司的整体获利贡献确实不容小觑。

在空调业务上,Daikin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3,420亿日元,占全地区的16%,虽然规模小于北美(5,695亿日元)和日本(4,493亿日元),但其利润率高于其他地区。为了减少中国经济放缓的冲击,Daikin计划在2019财年(截至2020年3月)启动中国线上销售业务,并与中国的内部装饰商合作,以拓展二手房领域的销售市场;而在中国以外的市场,Daikin也计划扩张在印度和东南亚等新兴国家的业务(也包含高利润的化学业务)。而在化学业务上,Daikin预计在2022财年之前,投资1,000亿日元于半导体制造部件的氟碳树脂生产,将其产能提高一倍。

最后介绍Daikin的经营理念是“以人为本的管理”,有共享的基本想法,接受失败并重新挑战,换句话说就是“不管过程,追求最后做到”。在这样的风格之下,该公司与大阪大学合作设立公司内部大学,自2018财年开始,从每年新招聘的员工中挑出100人,在两年內不必工作(不影响薪水)并于内部大学学习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以培养人力资源保持长期成长。

5-医葯品:守护健康的制药巨头——TAKEDA

在东证一部上市的Takeda,成立于1925年1月29日,截至2019年3月31日,市值约7.08万亿日圆(以汇率110换算约为643.18亿美元),属于“医药品”类股的市值龙头。

Takeda是目前在70多个国家拥有业务基础的日本最大全球制药公司,包括合作伙伴的渠道在内,约于100个国家销售药品,核心业务专注于消化系统疾病、罕见疾病、血浆分划制剂、肿瘤学(癌症)和神经科学(神经精神疾病)领域。

相信对于武田制药,大多数投资者关注的话题为日本有史以来最大的海外并购案-武田制药以约6.2万亿日元收购爱尔兰制药巨头Shire。收购案完成后武田制药的合并营收将超过3万亿日元(收购对2018财年结算的影响只有一部分),使武田制药跃升为全球第八大的制药公司。

武田制药通过收购Shire来弥补在罕见疾病和血液制剂领域的弱点,同时通过积极的业务出售来减少有息债务,包含部分Shire带来的项目中的非核心领域项目,例如最近发表的干眼症药和手术补片,这两笔交易将分别带来34与4亿美元。

由于收购Shire,武田制药在2019财年一整年计入Shire的营收贡献后,预计销售额将增加57%,至3.3万亿日元。同时,本次收购也是个很大的挑战,武田制药CEO于5月14日宣布,由于收购Shire,在2019财年(截至2020年3月)上的最终利润(国际会计准则)将为亏损3,830亿日元,而同期(2018财年)为盈余1,091亿日元,同时也是近五年来的第一次亏损。

制药公司最大的风险是新药开发,主要有两个原因:(i)药物从研发到上市贩售的时间非常长。据日本药品制造商协会称,需要大约9到17年的时间,开发成本为百亿日元甚至更高,并且即使花费这么多时间和金钱,也无法保证能生产出可获利的药物;(ii)来自仿制药厂的价格竞争。当药品的专利期结束,其他药厂可以立即上市该药物的仿制药或生物仿制药,让原研药失去收益上的优势,因此制药公司必须不断地开发新药,以获得稳定收益。最近,有些公司开始使用AI,从现有药物中寻找新的应用,减少开发时间与投资金额,是制药行业频繁出现联合开发、收购和业务出售的主要原因之一。

制药公司获得外部研究成果和技术的方法大概有两种:一个是收购公司,当标的公司拥有与该公司不同的销售渠道、拥有多个热门或有潜力的药品专利,或者拥有该公司需要的技术时,为了扩大将来的业务,可能考虑收购;另一个方法为建立伙伴关系,主要为增加药物多样化与提高开发效率,以联合开发名义分担开发成本并分配营销权。

6-化学:日常生活的伴侣——KAO

在东证一部上市的花王株式会社,以下简称花王,成立于1887年,截至2019年3月31日,市值约3.98万亿日圆(以汇率110换算约为362.26亿美元),属于“化学工业”类股的市值龙头,如果分类为日用品等的话感觉更合适,但日本的标准产业分类中没有此分类,因此被视为化学工业类,同时它也是日本国内最大的家居用品公司。

花王于1890年开发出高品质的国产家用香皂,并于1932年运用肥皂技术开发出“洗发剂”,是日本首家推出”洗发精(Shampoo)”的公司,之后“Shampoo”这名词也迅速普及了起来。该公司的收入比率是,化妆品,护肤/护发,人体保健,织物和家庭护理等日常消费品业务占大约80%,油脂产品和特种化学品的化学业务大约20%。

1934年,花王利用具备科学性并合理的方式对家务杂事展开研究,建立了“家庭科学研究所”,并且通过讲习会等积极进行与消费者的对话,让大众认识该公司的产品,也成为自创业以来约130年,让花王能稳坐日本最大家庭用品公司的坚固基础。

于2006年收购佳丽宝后,花王在化妆品业务方面,跃升至仅次于资生堂的日本第二大公司。收购佳丽宝后,花王尊重其经营自主权,并没有进行完整的资源整合,但在2018年1月首次重编集团组织,整合花王和佳丽宝的生产和销售系统,因此未来很有可能逐渐发挥潜在的协同效应,让花王的获利更加效率化与合理化,特别是化妆品业务利润的提升。

在公司财报业务分类中,花王的收入来源平均分布在该公司五大业务中,分别为(i)化妆品业务、(ii)皮肤和头发护理业务、(iii)保健业务、(iv)脸部护理和家居护理业务及(v)化学业务。在2017-2020年度的4年中期经营计划中,预期2020财年其化妆品业务销售额将超过3,000亿日元,营业利润率提升至10%,相比2018财年化妆品销售额约为2,800亿日元,营业利润率为9.9%,以一个大公司的标准来说,这增长幅度直觉上并不高,但是在竞争激烈的化妆品领域里,对一家规模已经达到第二大的企业来说,这目标的确有一定的难度,可以视为该公司经营层对化妆品业务充满期待的指标。

在化妆品业务以外的消费品领域,花王藉由多样化的品牌形象融入消费者的生活模式,提高附加价值,目前已拥有3个年销售额达1,000亿日元的品牌:婴儿尿布“Merries”;服装洗涤剂“Attack”和护肤产品“Biore”。另外,在没那么多投资人关注的化学业务上的销售额约为3,100亿日元,相当一家中型化工企业。该业务在日用消费品的开发中,提供充分的基础研究力量,是该公司的潜在优势。

7-其他制造业:玩转IP——BANDAINAMCO

在东证一部上市的BandaiNamco,成立于2005年,截至2019年3月31日,市值约1.15万亿日圆(以汇率110换算约为104.55亿美元),属于“其他制造业”类股的市值龙头,拥有许多知名的IP(IntellectualProperty,卡通形象等知识产权),例如高达(Gundum)、七龙珠、航海王(OnePiece)......等,并以”IP本位”的方针来最佳化旗下作品的价值,提供相关的产品及服务。

BandaiNamco是于2005年由视频制作公司BANDAI与游戏开发及娱乐(Amusement)设施管理公司NAMCO两家公司合并成立的控股公司,推动“IP核心战略”,通过在最佳时机提供利用IP发挥该公司产品和服务的协同效应,将IP价值最大化。

长期以来,透过公司内部开发出来的IP与从外部引进的IP产权,让该公司拥有许多知名的IP,形成强大优势。目前的五个业务部门分别为:(i)由Bandai公司率领的玩具业务(ToysandHobby);(ii)BandaiNamcoEntertainment公司率领的网络娱乐业务(NetworkEntertainment);(iii)BandaiNamcoAmusement公司率领的游乐设施及游戏机台业务(RealEntertainment);(iv)BandaiNamcoArts率领的动画及音乐业务(VisualandMusicProduction)与(v)Sunrise公司率领的IP制造业务(IPCreation),一起围绕著共同的IP,进行开发与销售相关的IP产品,例如:玩具、电玩、电影等,IP产品销售将加强IP的人气,再将这些人气转化成相关产品的更多销售,因此业务部门和IP部门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玩具业务的GunPla(Gundum+Plastic模型)截至今年4月的出货量是惊人的超过5亿件,从1980年7月开始销售至今已将近39年,种类超过2,000种,至今GunPla仍然很受欢迎,其中一个原因为多数高达消费者在儿时成为粉丝后,一直持续热衷于相关产品,而当年纪渐长后成为”高端消费者”,因为他们的财力能购买更高阶的材料、更精密设计的高档GunPla。2018财年在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Gundam等玩具销售的增长,整个玩具业务的营业利益增长了50%,达到217亿日圆。此外,IP发挥作用不仅在玩具业务,在近几年来也成为智能手机游戏领域的支柱。在IP别的销售额上前五名是七龙珠、高达、ONEPIECE、假面骑士和超级战队。

BandaiNamco虽然经常重复进行并购和业务转移等,但大部分是随着调整业务结构,将子公司和附属公司合并和转移,并没有很多与外部的并购。通过合并,Bandai和Namco把优势结合起来,不断地进行高效率的组织结构与营运状况优化,产出这亮眼的经营成绩。

截至2019年3月的财年合并结算上,净利润比上一财年增长17%至633亿日圆,连续三个财年净利创新高。然而,根据公司预测,截至2020年3月的财年的净利润将减少21%,由633亿日圆降至500亿日圆,总收入额也将减少2%至720亿日圆。公司解析的原因为“游戏的业务环境变化很激烈,而且新游戏的开发成本也先行于它的销售。”虽然也有金融市场相关人士认为公司本身的预测太保守,但鉴于在一年內变化的可能性时,公司的说法客观来说并不算太保守。

总体来说,在前段列出的IP都是过了全盛时期且仍然受欢迎的卡通产品,但它们还能持续带来多久的收入的确是个风险因素,毕竟亚洲其他国家的卡通IP兴起所带来的威胁的确不可小觑。因此,该公司为了继续稳步增长,必须不断产生新的IP,持续注入开发资金;同时也要增加受欢迎的IP数量来强化公司的护城河,而收购海外当地IP可能使成本上升。

8-食品:日本唯一的烟草公司——JAPANTOBACCO

在东证一部上市的JapanTobacco,成立于1949年,截至2019年3月31日,市值约5.23万亿日圆(以汇率110换算约为47.55亿美元),属于“食品”类股的市值龙头。烟草被归类为食品可能让人有点意外,但它是在这类别的超大型企业,集团拥有超过64,000名员工。

JapanTobacco的业务分为三类:烟草业务,制药业务和加工食品业务。

1985年,该公司由于烟草业务的衰退,建立了新业务:制药业务部门和食品业务部门。在制药业务方面,1998年收购鸟居(Torii)制药公司作为子公司,加强制药业务的国内基础。JapanTobacco负责研发,而鸟居制药公司负责制造,销售和推广。

在加工食品业务方面,该公司于1999年收购了旭化成的食品业务,并于2008年把擅长冷冻食品的Katokichi也作为子公司(2010年改名为TableMark)。提到业务多样化的方面,该公司还做过汉堡连锁店、饮料业务、口香糖生产和销售等等,但目前这些业务都已经退出,或许是因为这些业务并无法展现预期中的协同效应。

接下来简要说明该公司经营情况。由于日本吸烟人口减少与健康意识增强等原因,烟草的需求一直下降,并迫切需要寻找新的收入来源,然而,新业务尚未成为第二大收入支柱。因此,该公司在把收入来源扩展到全球市场的方针下陆续收购海外烟草业务,但是,不得不说这些措施並未改善该公司的收益。烟草业务销售额虽然不是急速但确实一直下降。

以近5年的变化来看,2014财年国内烟草业务的收入为6,859亿日元,而海外烟草业务的收入为13,280亿日元;而5年后的2018财年国内烟草业务的收入为6,214亿日元,海外烟草业务为13,123亿日元,可以看出在烟草业务方面,日本和海外的收入均有所下降,而海外业务的收入份额从66%略微增加至68%。考虑到未来全球各地导向健康主义或外汇波动等可能性,可以说海外市场份额高也是一种风险。

另外在日本通常被称为电子烟的RRP(Reduced-RiskProducts)领域,据该公司的猜测,其在RRP市场占有率只有21%,虽然出售新款、新模式等致力于追赶,但在目前阶段还落后于领先的菲利普莫里斯(当今世界上第一大烟草公司)。这些经营现况是在整个管理指标上很清楚地显示出来。

然而,因应2020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东京都政府已经决定推出相当严格的吸烟规则,使放弃吸烟的人急速增加的可能性大增。无论如何,烟草业务目前逐步变成夕阳产业,该公司需要迅速提高烟草以外业务的利益份额,特别是海内、外的烟草业务衰退幅度是否会大于新业务的获利增长。在2018财年整年的三个业务的收入额比率结构是烟草业务为88%,制药业务为5.2%,加工食品业务为8.3%。

9-非铁金属制品:支持社会基础的电缆巨头——SUMITOMOELECTRIC

在东证一部上市的SUMITOMOELECTRIC——住友电气,成立于1920年,截至2019年3月31日,市值约1.17万亿日圆(以汇率110换算约为10.64亿美元),属于“非鉄金属制品”类股的市值龙头,同时也是日本最大的电线电缆制造商。

于1897年成立住友伸铜厂后,成立住友电线制造所,并于1920年改制为股份公司、1939年更名为住友电气工业。在成立至今的约120年间,该公司虽然一直靠自主研究、开发、应用的技术发展过来了,不过,所有技术、产品的根源都是120年前在住友铜工厂开始的裸铜线制造技术。

目前来看业务领域扩张到主要五个业务。第一个业务是汽车相关业务,该公司指出应用于汽车的线束占全球市场的份额是27%,使该公司成为世界巨头之一,第二个业务是信息通信相关业务(光数据连接设备,光纤电缆等)、第三个是半导体(陶瓷加热器,化合物半导体基板等)等电子相关业务、第四个是能源(聚光型太阳光发电设备,氧化还原作用蓄电池等)、基础建设(超电导电线,架空电线等)等环境能源相关业务,尤其在光纤等通信基础设施方面在世界上具有领先优势。

这些主要业务在表面上各自独立,但如前述那样实际上都有关联性。简单介绍怎么进行技术扩张:起初利用铜线技术开发电力、通信电缆、电子线、应用电线的特殊拉丝技术生产特殊的金属线,并自己制造拉丝上需要的拉丝模具来开发超硬材料,利用这种粉末冶金技术进入烧结(*1)产品和金刚石产品等非电线领域,从铜线导体技术开发化合物半导体和超电导线材;从被覆材料等绝缘技术开发电子束照射产品、橡胶和塑料产品;以及将原应用关于制造电线的控制技术和传输技术业务延伸到系统电子的领域,经过不断的技术开发与應用延伸,发展成现今的五大业务。

从2018财年到2022财年的五年中期经营计划“22VISION”上清楚地显示了公司的具体业务状态和未来目标:“加强以及扩张五个现有业务部门”和“通过创新进一步增长”,以这两则作为中心的支柱,并为了实现这两则目标,推动“进一步加强制造能力”、“提高全球性存在感“、“顶尖技术的创造/加强”这三项重点措施的增长战略。

五个业务部门以及其加强策略目标是:

(1)汽车相关业务:力求成为以线束为核心的巨型供应商。

(2)信息和通信相关业务:力求成为在大容量网络和互联互通(interconnect)市场的领先供应商,并致力于加强光纤和光缆等光学元件,与扩大宽带设备的销售。

(3)电子相关业务:目前主要产品为电子线,柔韧印刷电路板(FPC)等的制造与销售,计画成为以可移动终端和移动体电子工学为中心的高功能布线与高功能零件/材料领域全球性龙头供应商。

(4)环境能源相关业务:成为环境能源相关的产品和系统的全球供应商。

(5)产业材料相关业务:利用世界顶级材料技术,力求成为全球高性能、高功能产品的全球性供应商。

在该经营计划中的加强措施上,引人注目的是“超级/主要供应商”和“高功能/高性能”这两个词,计划中强调了好几次,也明显地反映到经营数字中。

10-服饰零售的霸主:优衣库——FASTRETAILING

在东证一部上市的FastRetailing,成立于1963年,截至2019年7月9日,市值约6.778万亿日圆(以汇率110换算约为616亿美元),属于“零售业”类股的市值龙头。

服饰零售.jpg

FastRetailing四个主要业务

Fast Retailing四个主要业务.jpg

FastRetailing经营特色

Fast Retailing经营特色.jpg

FastRetailing海外业务增长

Fast Retailing海外业务增长.jpg

FastRetailing并购行为

Fast Retailing并购行为.jpg

联系我们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
传真:
邮箱:admin@baidu.com